茄子视频app污安装动态

洋人在北京城耗了一个月。最终还是未见天颜。

一方面康熙有点拿乔,另一方面洋人说什么也不行跪拜礼,理藩院交涉几次都未取得建设(性)的成果,康熙知道后,生气了,下旨叫理藩院继续谈,但却已拿定主意,不打算亲自接见了。

后来虽然九阿哥还出面当了回和事佬,但双方还是未达成妥协,于是事情便这么耗了下去。

理藩院的人一肚子的火,干脆就将洋人给晾在那了,洋人也是一肚子的郁闷,想发泄却又没地撒,西班牙人和英国人都暗暗后悔,不该结伴前来,要是就自己一家来,倒还好解决了,表完态,树立一下风骨,顺便磕个头就是,反正国内又没人知道。也不算掉价…

西班牙人倒还好说,反正没什么大事,主要是来接克里蒂丝的,顺便和大清加深加深了解,而且如今满京城都在传克里蒂丝和九阿哥长子的绯闻,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,康熙却封了九阿哥长子为世子,肯定是有深意,大大的有深意…因此西班牙人便天天的往九阿哥府上跑,极力渲染着克里蒂丝和弘政的友谊,以及西班牙总督夫妇对弘政的喜爱…

但英国人却有些着急,抗议老十无故炮轰英国商船事小,请大清多开放些口岸事真,可如今光为了个见面礼就闹成僵局,正事还怎么谈?于是便天天给七阿哥递帖子,不停的要求商谈…

负责理藩院的七阿哥原本以为自己得了个清闲的差事,可被洋人这么一缠,才发觉,**工作不分轻重,原来都不是那么好混的,于是便主动拉上了九阿哥,反正洋人和他熟…

九阿哥正想继续对弘暄表达关怀,便屁颠屁颠的跟在七阿哥身后开开心心的见康熙去了。

康熙瞪了七阿哥一眼,倒不是责怪他办事不力,而是怪他没一点眼力劲,干嘛将九阿哥带进畅春园?

七阿哥没眼力劲没关系,九阿哥有。赶紧详细汇报了洋人的最新动向,最后还断言,洋人撑不了几日了。

康熙微微点点头,没做评论,给他磕头的人多了,实在不稀罕在磕头大军里加塞几个洋人。

康熙今日手头事情不多,见九阿哥也没那么(露)骨的讨人嫌,便没急着赶九阿哥走,这便给了弘皙机会向九阿哥道喜:“恭喜九叔,弘政被封为了世子。”

清纯白洁白雪姬

九阿哥扬了扬眉,偷偷瞄了眼康熙,微微笑了笑,“这没什么好道贺的,时间到了,各府都会封世子。”

弘皙笑得很温润,对弘暄道:“弘暄,想来你也快了。”

弘暄比弘政大,弘皙此言其实便是在说,别看你弘暄得宠,其实都是虚的,连个世子都没混到。得瑟什么啊…

七阿哥忙低头数着地砖…

九阿哥则看向康熙,见康熙对此没什么反应,正想出言讥讽弘皙两句,不想就听弘暄道:“弘皙大哥怕要失望了,我不见得会当世子。”

弘皙惊讶道:“怎么会?你可是嫡长子,又深得皇玛法宠爱,难道十叔还会对你有什么不满?”

九阿哥微微皱了皱眉,这个弘皙,不是摆明了生事嘛?康熙宠爱弘暄,而老十却对弘暄不满,什么意思?不就是想说老十不买康熙的帐嘛!

九阿哥忙张嘴想说话,不想又被弘暄抢了先,其实这还真不能怪弘暄不懂礼貌,弘皙本来问的就是他啊…

弘暄笑眯眯道:“你不也说我是嫡长子嘛,又不是独子,立长不立贤,可不是我大清的传统,弟弟们眼下虽然还小,但却一个比一个聪明,没准日后比我有出息,至于我阿玛,对我们兄弟都是一视同仁的。”

九阿哥忙接话道:“这倒是,从太祖算起,咱大清的皇位可还真没选那些痴长几岁的人。”

九阿哥言外之意便是,你小子别以为你在皇孙中年纪占优,没用…

弘皙笑了笑,道:“听九伯此话,到好似十叔选世子与大清选太子一样慎重了。”

废太子二次被废后,朝臣头脑发昏一致推选八阿哥为不二人选。惹恼了康熙,从此以后,立太子三字便成了朝堂上的(禁)忌,不想弘皙此时却半开玩笑的提了出来…

九阿哥看着康熙,笑道:“喔,你从哪听出我有这意思啊?我不过是说作为爱新觉罗的子孙,得守自己的传统罢了,你多想了。”

弘暄却笑道:“不管是王府选世子,还是朝廷选太子,其实都得慎重行事,若世子所选非人,王府没准会败得永无翻身之地,给朝廷也会带来诸多原本不该有的麻烦…”

弘皙犀利的打断道:“喔,那你是认为,和你三个兄弟相比,‘所选非人’没准会落在你头上?”

弘暄依旧笑道:“是啊,我不见得适合当郡王世子,也许更适合自己挣个铁帽子王来当当。”

九阿哥立即跟上,“就是,就是,当个贝勒有什么稀罕的。”

康熙此时也出声了,“嗯,有志气。”

弘皙原本还想再酸酸弘暄两句的。立马噤声了。

九阿哥出了畅春园后,心情很好,弘政瞧不上辅国将军,弘暄瞧不上贝勒,很好,很好…

不过,弘政的苦日子并未就此结束,九阿哥心情一好,便开始认真正视弘政的教育问题了,不仅没取消武学师傅,还又找了一白胡子的饱学之士给弘政补习。弄得弘政连哭的力气都没了…

而老十此时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大哭一场。

自从老十打定主意要用江洋大盗去开路后,便卯足了劲的四处逮人,这人很好逮,没多久就在海上抓了十多人,然后便开始对这头批次的开路先锋进行洗脑运动。

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若不是弘历非要哭着闹着加入队伍,老十铁定要告诉九阿哥,开局十分的顺利!

老十经常带三胞胎在安居岛的各个要塞基地玩耍,这日闲来无事,便领着三胞胎去视察江洋大盗洗心革面、重新做人的改造大会,遇着师傅口才忒好,赶得上说书的了,连老十听了都热血沸腾,何况三胞胎了。

三个小家伙听得非常非常的认真,眼睛都没眨一下,连老十再去其他地方逛逛的建议都给否决了,老十也没当一回事,这些东西,多听听也没什么坏处。

可不想,弘历最后打死也不走了,非要加入这帮尚未改造好的江洋大盗的队伍,鼓着腮帮子说他也要去从事这像伟大而光荣的事业,气得老十恨不得扇他一耳光,江洋大盗还没给忽悠到,自己儿子倒赔进去一个,老十都不知该将谁逮出来当罪魁祸首了…

于是,其木格便见着了黑脸的老十,以及被老十拎着的放声大哭的弘历,弘参和弘丰亦步亦趋的跟着这父子俩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其木格知道原委后,也很郁闷,这帮孩子怎么该学的不学,不该听的却特感兴趣呢?

造船厂虽然还没上轨道,但却已经花重金请到了两位英国的技师,其木格为了培养孩子们对科学技术的热爱,特意叫人带他们到造船厂去了几遭,不想。三个家伙第一次去倒有点兴趣,听说还问东问西的,可第二次就只匆匆走了个过场,然后便跑去海边捉鱼了;第三次就别提了,三个家伙只在厂门口晃了晃,便跑去玩沙了…

其木格自己就是文科班的,虽然很失望,但也只归功于自己孩子对理科没天分,便没再安排他们去船厂参观。

如今见了哭成花猫一样的弘历,其木格琢磨着是不是该找两个口才好的西班牙技师呢?

弘历嚎了半天,见其木格没理他,哭得更凶了,抱住其木格的大腿道:“额娘…”

其木格只好将他抱起,安慰道:“好了,好了,快别哭了,你现在还小,等大些了再去,你看,二哥和三哥不都没闹着去吗?”

不想弘参却道:“可我明天还想再去听听,师傅讲得太好了。”

弘丰也道:“就是,就是,我也要去。”

弘历这下不哭了,抽泣道:“额娘,明天我要站在队伍里听。”

老十的脸更黑了,等将三胞胎赶走后,脸也没稍微恢复点白色。

其木格劝道:“爷,小孩子懂什么,听得高兴自然就来劲了,没几天就忘了。”

老十气呼呼道:“弘历那家伙太欠收拾了,一路走一路嚎,爷的脸都给丢光了。”

其木格安慰道:“好在弘参和弘丰没闹…”

老十瞪眼道:“肯定是这两家伙指使的!要不然,弘历怎么会嚎那么久?”

其木格想了想,没准还真这样,看来明天得好好和三胞胎谈谈话了,不过见老十似乎还在生气,其木格便转了话题,“爷,我觉得这师傅太有煽动(性)了,以后就叫他天天去给土著人宣传咱们的政策得了…”

果然,老十立马开始认真思考起来,忘了三个不肖子…

第二日,老十和蒋先生商议了一整天,向土著人发出了招募信,说是要招几个饱学之士,教导大清熟悉当地文化,弄得其木格一头雾水,怎么弄反了呢?

请大家继续多多支持,谢谢